long8

long8
电话:0535-2291030
邮箱:88878_caisen@qq.com
地址:山东省莱州市北苑路668号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long8 > 新闻中心 >

世界上最毒的青蛙正在从哥伦比亚被送往世界各地

时间:2021-03-23 浏览次数:

  它看上去就像装满衣服的普通行李箱。哥伦比亚波哥大埃尔多拉多国际机场的安检人员在箱子的底部发现了奇怪的东西——安检X光显示衣服中间有一个奇怪的黑色团块。

  原来,这团神秘的东西是数以百计的黑色胶卷罐。但是当安检人员打开罐子时,却发现里面没有任何胶片。

  箱子里有424只极度濒危的青蛙,每只黑市价值高达2000美元。它们有的身上是荧光黄和黑色的条纹,有的是带有荧光橙斑点的奶绿色,有的毫无生气地躺着。它们都有剧毒。

  据警方称,该物种是从哥伦比亚太平洋的乔科和考卡山谷地区偷猎而来的,当时正准备运往德国。

  这起发生在2019年4月13日的事件,只是哥伦比亚野生动物走私问题的一部分,哥伦比亚拥有大约850种两栖动物,青蛙的多样性居世界第二。箭毒蛙有着绚丽的色彩,是世界上毒性最大的动物之一。图片:Tesoros de Colombia

  欧洲和美国的收藏家对箭毒蛙特别感兴趣,它是地球上毒性最大的动物之一。每一种箭毒蛙都能产生足以杀死10个人的毒素,它们由于那些用来警告捕食者的、可怕的绚丽色彩的皮肤,被视为珍宝。德国洪堡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称,到2020年,哥伦比亚有近200种两栖动物被列为濒危或极度濒危物种,其中绝大多数是青蛙。

  一个开拓性的项目正在尝试用一种不寻常的方法来帮助哥伦比亚濒临灭绝的野生青蛙——合法繁殖。哥伦比亚宝藏(Tesoros de Colombia)成立于2005年,是该国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商业养殖公司,提供合法的、人工饲养繁殖的青蛙,价格比走私者从哥伦比亚丛林中捕获的更低。

  伊万·洛扎诺(Ivan Lozano)回忆起电线年的一个星期天,哥伦比亚警方接到消息称,埃尔多拉多国际机场发现了两个可疑的箱子,在里面发现了近800只被塞在狭小容器中的箭毒蛙。

  作为当时波哥大野生动物救援中心的主任,洛扎诺赶到了办公室,当他到达的时候,很多青蛙已经死了。“当我看到这批青蛙时,简直说不出话来,”洛扎诺回忆道。这些不是普通的青蛙,其中大部分是莱曼毒蛙,这是一种极度濒危的物种,只在哥伦比亚西部的一小块热带雨林中被发现过。箭毒蛙。图片:Tesoros de Colombia

  洛扎诺和救援中心的同事们习惯于接收像鹦鹉、海龟和猴子这样的动物,这些都是野生动物贩卖的常见受害者,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数量的野生动物,更不用说箭毒蛙了。

  他们我们没有食物、玻璃容器或任何东西。“最初几天,我们基本上必须住在那里,试图拯救剩下的青蛙,对我们来说,它们就像珍宝一样。”洛扎诺说。

  当一只青蛙从笼子里跳出来的时候,洛扎诺惊慌失措,徒手把它捞了起来,幸运的是,与莱曼毒蛙的短暂接触只造成了剧烈的疼痛和肿胀。他不在乎,“重要的是拯救青蛙——那是我们的工作。”

  箭毒蛙被认为是地球上最毒的动物之一。科学家们认为,这些青蛙通过吸收昆虫在野外摄取的植物毒素获得自己的毒性,这种毒性是一种防御机制,用来阻止捕食者。

  洛扎诺当时并不知道,后来回头看,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了国际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的漩涡。据估计,这一贸易每年可获利100亿至200亿美元,这些被扣留机场的青蛙将被作为充满异国情调的宠物高价出售给越来越多的国际收藏者。

  在野外,这种青蛙的数量很少,分布在几平方英里的森林范围内,而由于农业和伐木业的发展,森林面积变得支离破碎,非法野生动物贸易只不过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又一场浩劫。

  洛扎诺说,“在同一地区捕获数十或数百只动物会减少基因的多样性。这种行为很容易削弱野生种群,使其濒临崩溃和灭绝。”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当他无助地看着大部分被没收的青蛙死去时,有什么东西开始啃噬洛扎诺的胃。如果这些蛙类的非法捕猎继续下去,它们很可能会永远从野生环境中消失。

  作为濒危物种管理和动物专家,洛扎诺从小就的梦想就是为拯救一个物种而工作。通过箭毒蛙,他找到了机会,他认为可以通过圈养繁殖这些濒危动物,并以低于野生动物的价格合法售卖它们,来制止对这些濒危动物的非法捕猎。“要拯救一个物种,你必须应用实际的解决方案来应对威胁。”洛扎诺自筹资金,创建了哥伦比亚宝藏。

  由于冗长的行政程序,直到2011年11月,哥伦比亚宝藏才获得了合法出口一种本土物种——黄条纹毒蛙(Dendrobates truncatus)的许可。到2015年,它获得了其他几种青蛙的许可证,比如绿黑毒蛙(D. auratus)、可可毒蛙(Phyllobates aurotaenia)和著名的金色毒蛙(P. terribilis)。现在,洛扎诺圈养繁殖了7种有毒青蛙,它们主要被运往美国和欧洲,也运往亚洲。

  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哥伦比亚食卵蛙,一种被称为“义务育婴师”的青蛙。这种青蛙模仿野生环境中青蛙妈妈的行为,人工喂养蝌蚪中的单个未受精卵。洛扎诺解释说:“这是一种非常劳动密集型的工作,但它们也是最受威胁和最受欢迎的物种。”

  洛扎诺为被非法捕猎的野生毒青蛙所做的努力使他在美国收藏家中名声大噪,哥伦比亚宝藏逐渐成为箭毒蛙爱好者中家喻户晓的名字。收藏家们越来越多地寻求合法交易的、环保的动物,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洛扎诺。哥伦比亚宝藏饲养的食卵蛙已经从每年30只增加到150只,但仍供不应求。

  美国科罗拉多州37岁的收藏家罗伯特·扎拉尼克(Robert Zahradnik)认为,合法养殖已经迫使许多收藏者改变了他们的心态。“现在有了购买可持续发展青蛙的同侪压力,”他说。“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任何可疑青蛙都会遭到(社群)的抵制,人们会在评论中指出青蛙的来源。同时,购买哥伦比亚宝藏的可持续发展青蛙也被认为是值得骄傲的。”绿黑毒蛙。图片:Tesoros de Colombia

  然而,部分动物保护团体一直在犹豫是否完全支持通过圈养繁殖来保护濒危动物的项目。在亚洲各地老虎养殖场的案例中,当更多圈养老虎被繁殖出来后,反而消除了拥有老虎相关产品的耻辱感,导致整体需求增加。它们非但没有降低价格、减少对非法捕获野生动物的需求,反而刺激了人们更看重真正的野生老虎。

  根据最近的一项研究,2014年至2017年进口到美国的重要青蛙品种中,很大一部分——有些是100%——是合法繁殖的。虽然由于走私数的不确定性,这些数字是有限的,但作者该报告的作者贾斯汀•耶格尔(Justin Yeager)认为这是一个关于合法养殖野生动物的有力示例,“这不是动植物的#Metoo运动,但有一些严重的问题需要讨论。生物商业并不完美,需要常客来维持经济上的可持续发展,这就需要一种‘收藏家’心态。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改变消费文化的机会。”

  但在哥伦比亚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两栖动物专家组工作的桑德拉·弗莱克斯(Sandra Flechas)说,尽管合法养殖被证明是减少非法贩运的“有效机制”,但其产量还远远不够。“那些很难在圈养环境中繁殖的物种的需求非常高,没有足够多的养殖中心能够达到这样的产量水平。”她说。

  2019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在过去40年里,有8万只莱曼毒蛙被偷猎。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该物种列为“极度濒危”物种,其数量正在减少。该报告的作者之一、哥伦比亚安第斯大学的爬虫学家巴勃罗·帕拉西奥斯·罗德里格斯(Pablo Palacios Rodriguez)说:“这个问题仍然非常严重。该地区的社会经济问题意味着非法走私者可以付钱给当地人来帮他们偷猎,我们需要通过生态旅游和保护项目为社区提供其他选择。”

  然而,哥伦比亚宝藏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财务状况。该公司面临实验室场地、许可证、律师、检查和政府游说等费用。洛扎诺表示,他在获得许可证的过程中累积了50万美元的债务,直到2018年才开始给自己发工资,他们有望在2022年实现盈亏平衡。人工圈养的箭毒蛙。图片:nationalgeographic

  通过证明合法贸易是有可能获利的,洛扎诺希望借此打击全球非法野生动物贸易。现在,在库迪纳马卡州一个被5.5公顷云雾缭绕的雨林所环绕的普通农舍里,哥伦比亚宝藏的八人小组继续小心翼翼地养殖青蛙,以阻止哥伦比亚野生动物的非法交易。

  就在洛扎诺说话的时候,一个包裹正在被戴着蓝色手套的助手们包上厚厚的塑料泡沫,以备接下来72小时的日本之旅。几十只的色彩鲜艳的青蛙(每只都有编号),被放在塑料罐里,罐里有潮湿的苔藓、新鲜的植物剪枝、平整的气孔和加热垫,以减少旅途中温度的突然变化。

返回列表

公司地址:0535-2291030

联系电话:山东省莱州市北苑路668号

Copyright © 2002-2020http://www.harddisk-datarecovery.comlong8有限公司